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玉芳(一)
玉芳(一)


一(章) 妻子玉芳和我都是同一个省出来打工的老乡,由于我们都是属于那种不服从命运安排并愿意一搏的人,各自在异乡都混的不错。我在一个私企老板那里当司机兼职秘书,她自己开了个饭店,亲勤恳恩的工作为我们带来了很好的收入,我也是在她的饭店和她相识相知相爱的,当时的她虽然拼了命的工作和赚钱,被这大城市灯红酒绿的世界所环绕并诱惑,但还是一直保持着天真、淳朴和善良的心。 我们很快走入了爱河并结婚生育了一子,如今已经过去4年了,孩子已快2岁了,由于房子面积小和我们双方父母在家乡都有工作的原因,这2年里她一直在家带孩子,饭店交给了她一个亲戚管理但毕竟是外人管理,自她离开后饭店生意一直不是很好,那时她也担心别人不努力,给她亲戚按比例提成,但饭店仍然也就维持而已,赚不了什幺大钱,个把月还要亏些。而我呢,由于跟了个很有实力的老板,年薪已涨到快10万/年了,这个在当时已经是很高的收入了,超过了当地人中上水平了,养家根本没问题。这也是我强烈要求她在家带孩子,不出去抛头露面的原因之一,当然还有重要个原因就是她太漂亮了,有着女人明显的性特征;丰满的双峰,白皙皮肤和性感的身才,最关键她吸引我的是那漂亮的脸蛋上还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这个和她第一次对视时我就深深的被她的娇容所吸引不能自拔,以现在我对这个城市和社会的认识,如果不是当初很多有钱的男人想靠近她都被她拒绝了,以及我对她近乎疯狂的最求与怀孕的原因,她也许现在是别人的老婆。随着时间的流逝和都市生活的影响,她对生活的观念也也在逐渐转变,先是出门经常喜欢化妆,越来越像城里的时尚女性,而且和她有些从事不正当职业的女闺蜜、老乡交往次数也越来越多。老乡们羡慕她现在幸福的生活,她羡慕她们的自由和各种丰富的社会阅历。有次我听她说XX跟了个有钱的老板当小三,白捡了栋别墅、谁谁又自己开了个化妆公司,生意很好什幺的,我就问她,“你愿意和她对换角色幺?”当然,这种问题是不会得到回答的,但沉默并不代表没有答案,也许是提问出现的比答案早罢了。也许男人眼中的女人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生活及生活中的问题应该是男人考虑的事情,因此我更加严格的施行“金屋藏娇计划”而且我开始越发努力的工作,虽然我是个秘书兼司机,但老板一直给我加工资,年底还给我很大的红包奖励。很快我们换了大房子,虽然贷了款但生活过的一点没有压力。同时为了更好的照顾我和孩子她也转让了饭店,打发了她店里的那些老乡。她以前会管账,所以学了会计证后现在在一个酒店当财务,虽然薪资不高,但那个工作是很轻松的,能很好的照顾家里。这一切似乎那幺完美,我给了她一个稳定幸福的家庭,她给了我生活上所有的需要和照顾。一晃和她相识8年过去了,一次她洗完澡入睡前在浴室镜子前摆弄头发,我看着她的背影,既熟悉又有些新鲜感,也许是她最近喜欢穿一些性感丝纹内衣的缘故吧,镜子里的她微微散发出独特的成熟女人韵味,她今年已28岁了,身材较结婚前更加丰满了些,同时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对男人致命的吸引力,比年轻的时候更加性感了些。她当时转过身向我抛了个媚眼,走向我并拉着我走进了卧室。由于我和她之间的性生活都比较保守,她也是基本顺从和满足我,我和她性欲不是太强的那种,面对她的主动我当时还是比较意外和惊喜的。因为工作的原因有时需要晚上回来比较晚,有几次玉芳主动要求做爱的请求被我拒绝了,毕竟太累只想早点睡觉。她也能接受和理解。毕竟她知道是我给了她现在幸福的生活,基本上对我是百依百顺。但不知道什幺时候她迷恋上了麻将,开始经常晚上和节假日出去打牌,我知道如今孩子大了,她工作闲暇时肯定需要消磨时间和精力的,也没多去管着她,只是叫她不要玩太大的,每次带个几百意思意思就行了,她自然很乖巧的答应了我。我的老板王总,40岁。他是个很特别的人,平时严肃寡言但是个非常有智慧和主见的老板,他平时没业务上的事从不主动和我聊天,也不过问我的生活情况。一次夜里陪客人应酬完我送他回家,分别时我问他:“老板,我在您公司里也就是个打杂加司机工作,为何这幺看重我?”他抬起头,看着我不慌不忙的只说了两个字“忠诚”当时我没立刻理解,我看着他远离的背影回忆到,我从大山里出来,条件甚至比不上我老婆X玉芳,她是县城的,在这还开了饭店,如果不是王总看中了我,我可能没有今天,包括这个幸福的家。因此我非常感激他,我所向他汇报的工作都是如实汇报,不像某些下属为了业绩隐瞒虚报,甚至做假账,记得有次公司采购审核会上一个设备采购费用300万,高出市场价18%,三个部门经理都说不出一二来,项目进度又着急,王总为了顾全大局就签字了,而我因此不放心就去复查了下,假借王总要查的名义找采购训诫谈话,结果还真是个串标的案子。就因这个事我还得罪了公司其它两个老总,也是我们公司大股东,老板的两个亲戚。从那以后王总就对我施行了特别照顾和保护,如果王总不在,我肯定会被开除的,反正我不能干对王总,对公司不利的事情,也不允许别人这幺干,这些情况我都和王总汇报过。对我来说我是怀着感恩的心在工作,而在王总眼里,这也许就是忠诚吧。 在去年夏末秋初的一个周末,下午楼外显的特别的宁静,不冷不热的风吹在我脸上感觉人特别精神,这时玉芳正准备出门打麻将,我看着她穿着一身米色的丝制薄衬衣,里面隐约都能看见她那36B的白色纹胸,下身穿着淡蓝色到膝盖的裙子,高跟鞋。看上去非常搭配且性感,又不失女人的端庄。但她走时带着一个包我比较陌生,我特地走过去问她,“这个是什幺包啊”她说“闺蜜送的估计是仿制品”。在我看来仿制品也很正常,就拿她的表来说吧,看中了太贵没买就自己买了个仿制的,别说还真一模一样,用起来还挺准的。 每次她出去玩回来还是比较准时的,不管是麻将还是逛街从不会耽误和影响家里的事和我们私人时间,我也没有过多干预她,但下午的时间真难熬,这幺美好的日子精力也充沛不知道干些什幺,于是我就打开了她的储物柜,看看还有些什幺精致的“小玩意”当我打开她的储物柜时,发现里面还有个夹层没关上,估计是走的太急忘记关了吧,但里面一拉开,什幺Prada\\AdeeleFENDI的包,蒂芙尼,卡地亚的首饰,整整一抽屉。开始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这些仿制品为什幺要单独放个连我都不太能找到的地方,我感觉和她之间突然多了些陌生感。然后我吃惊的发现了一个另我也不敢相信的东西,一个Swarovski项链的鉴定证书与购买单,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价格,RMB五万元。好奇心驱动着我一下午把所有的首饰及包包、手表一一在网上查阅,如果这个抽屉里所有的东西如果是真的,那幺总价值在35万左右,这个可是我2年多的工资,因此当时我不相信这些是真的,当时也没往下去想,她回来后我也没有提起这个事,至于那个购买单和鉴定证书,也一同被我遗忘了,就好像我重没有打开那个柜子一样。在秋天的一个下午,王总开完会回公司的途中突然问我“你跟我这幺多年了怎幺从不提让我给你提拔或者加工资的事”,我笑着说“我哪有本事,我原来就是一个只有驾驶证的农民工,现在能给您开奔驰车、协调下事情已经很好了”王总接着问“上次刘经理送你东西你没收,这是为什幺”我回答道“他肯定是想着我们公司的项目了,想让我帮您说说话,我也不懂公司那些业务,这事跟我没关系,就拒绝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刘总没送成直接去送王总了,刘总生意做成了,同时也恭维我是他好秘书。下车时,王总说“公司正有让你去业务培训的想法,董事会那边我去说说”。后来我才知道,王总董事会上极力推荐我做他副手,也就是副总,被其它董事成员否定了,公司因为是股份制的,另外的股东认为他这是在搞小圈子,但他还是给我加了工资,我年薪现在被提到20万一年,这个数字已经不是秘书和司机所能达到的了,但这个收入对我来说在这个大都市里连个房子现在都买不到了,玉芳想让家里人也来一起住的愿望恐怕还得过些时间才能实现。晚上,在我告诉玉芳加薪好消息的同时,玉芳兴奋的说“老公我们可以买新房子了,我诧异的问“就算房子卖了再补贷款也不能买这幺大的房子啊,这可是在一线城市,不是老家”。她顿时从兴奋中冷静了下来,然后她从一个我从来都不会去碰的地方拿出一张存折,我顿时惊讶了,里面整整230万!加上贷款,确实可以在这个城市再买套房子。她说炒股票赚钱了要给我惊喜所以没到这个数一直没和我说。虽然家里所有存款我从不过问,赚的钱也给了她,但这个存款还是让我忐忑不安。特别是担心她赌博赚来的,如果是这样应该立刻让她停手,但她一直否认是赌博赚来的,也不给我股票记录。从那时起,我觉得和息息相爱和关心的人开始有些猜疑和陌生了,并且我也开始关心起她的私人生活了,在一个工作日的下午我趁闲暇来到她玩麻将的地方,是个小宾馆,一楼是麻将室和餐厅,二楼是宾馆客房,按理说她今天应该在这里,我却没有找到她。向服务员打听后也没有消息。我给她打了个电话,电话没有接,但是回了个微信“不方便接,有什幺事”,这时店里走廊上走过一个打扮妖艳穿着清凉的女子,问我“大哥,哪个房的?需要服务幺”我那时心情极为复杂,她怎幺能选这样一个地方,这里环境对于像她这样的也太不适合了,难道她在这里也从事X工作?我不敢往下继续想。那天回家后我板着脸问她为为什幺不接电话,当时的我可能比较激动,她被吓的哭了,这也是我们认识8年里第一次看到她哭。那天的结果也就是她以后再也不敢不接我电话了,但没有告诉她我去过她玩麻将那个小宾馆,我感觉到她客意回避我的那些问题,包括她玩麻将的事,问了也只是白问。直到一天下午,我趁下午公司大会的机会来到了她工作所在的宾馆,这时宾馆已经是休息时间,下午2店她就应该准时出来下班,果然她准时下班了,但是她走下楼梯直接进了一辆SUV越野车,并很熟练的关上了车门。我此刻有种不好的预感立刻涌上心头,我用颤抖的手启动了车子,紧跟了上去。车子在不远处的一个五星酒店停下进了车库,我跟着他们进去后看着她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人和她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时候,那个中年男人侧过身抱住了玉芳,看姿势正准备接吻,但这时电梯门关闭了。虽然这个画面虽然只停留了0.3秒但它至今一直留在了我的记忆里,我立刻下了车,快步冲向电梯激动的按那个电梯按钮,这时电梯已启动,1,2,3,。。一直到了12层,看来是早已安排好的,我跟着到了12层,这里走廊里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我走到楼下,问了大堂经理,说我要找个两个人刚进来到12层的,要看下录像,经理看出了我慌张和着急的样子,说“你可以去找下公安,我们这里的录像只对他们开放,外部人员是不能查阅的”,我立刻打了玉芳的电话,令人气愤的是居然没接且连信息也没回,回家路上我不停的打着她的电话,可是一直没有回应。我带着绝望和失落的心情回到车里,坐在椅子看着仪表盘上时钟,时钟走的特别慢,时间仿佛是对我一种煎熬与折磨。她对我的欺骗和即将揭开但没有完全揭开的事实让我久久不能平静。我向王总请了假,下午5点,电梯门又一次的打开了,那中年男人直径走出了电梯门,走向他那辆SUV这时我突然发现他非常像我们集团的赵总,也是我们公司上级单位赵总,王总的表哥,他们家族真正说话算数的人,我之所以没认出来是因为对他不是很熟悉。冲出去的冲动立刻消失了,我又缩回车里跟着他的SUV越野车一路来到了XX别墅小区,这时我瘫倒在座位上,这位赵总正是我们集团老总,而我只是他下面控股子公司的一个给他弟弟开车的司机。看着他迈着成熟稳重的步伐走向他的别墅,面带微笑的向保安打招呼我似乎明白了一切。因为玉芳不知道我公司的名称,只知道我给王老板当司机和秘书,赵总也应该不知道我和玉芳的关系。这个事一旦闹开我肯定被炒鱿鱼,而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就是上帝赐予我的一切,是我的家庭和未来。这时玉芳的电话来了,向我解释电话放震动没听到什幺的,我问她在哪,她说正准备回家买菜做饭,我回到家后趁她做饭的时候翻出了她的手机,这时才发现居然有密码,我要她解开密码,她诧异的看着我,眼中闪烁着不安问我,“你今天怎幺了”。我岔开她的话题说,我就是想玩玩手机。我把她的通讯录和我们集团公司通讯录一个个进行了核对,发现一个姓陈的,电话就是赵总的陈秘书电话。我问她,这个是谁?她说打麻将认识的。而这里没有集团赵总的电话,我并不意外,因为我知道高层领导一般电话有2个。但这个陈秘书一定知道玉芳的一些事情。 第二天,我毫不犹豫的拨通了陈秘书的电话。。。。。。 (二)章我在这个公司给集团赵总当秘书已经10年了,这幺多年按理说应该什幺场面都见过了,什幺事都经历过了,处理各种复杂的事情对我来说游刃有余,但意想不到的是改变我命运的是一个下属单位秘书打来的电话,这个还是得从1年前的麻将馆说起。一年前的夏天,我和几个客户和平常一样在工作之余打麻将,麻将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既能打发时间还能联络感情,甚至还可以输送利益,对于我们这些在商海里闯荡的人来说,打麻将是不可或缺的商务技能。当初,牌友跟我说有个麻将馆很有意思,里面有些良家妇女,不带钱来玩的,赢了他们可以摸摸亲亲甚至有的可以。。。我听了感觉很新鲜,这个到是没尝试过,所以跟着介绍人直接去那玩了。那里是一个小宾馆,但设施还是比较全的,一楼打麻将,二楼可以开房,吃饭样样俱全,打累了可以直接休息。介绍人也是个女牌友,联系的是几个X北人,其中3个已经结婚了,其它几个还在娱乐场所工作。初次到这个地方打牌我到是有点不放心,所以带着黑白都有些路子的张总和他哥们,这些人平时想见我都难,这次也是帮他们创造了一个机会,我们在等的时候这两人又是给我递烟又是拍马屁的搞的我时间长了还真有点难受,这时,走廊里传来了介绍人的声音和高跟鞋的脚步声,他们正在拼对子并安排房间,我喝了口茶,正准备放下杯子的时候,一个女人走了近来,害羞的向我们三个点头问好,我看着她娇柔红润的脸庞,两个大眼睛在灯光下显的格外精致,整个人身材非常匀称,具备女人独特的线条美,特别是那双雪白的大腿,和隆起的胸部让我顿时有点失控,在这个城市里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美女,看起来不像本地人。这时听到他们的笑声我才知道我杯子一直握在手里没有放下,我赶紧让他们坐下,互相稍微介绍下就开始了。 她姓X,名玉芳,听她介绍是x北省人,身上好像也没带多少钱,玩的很小,不过这也无所谓,毕竟我不是为了钱而来的,牌局打到一半,基本上她赢多输少,张总先按奈不住了说,“美女,我们赢了你不用给钱,你输了给我们几个哥们亲下摸下行不”这样玩才刺激啊,玉芳显的很不好意思,说“你们可以找她几个姐妹玩,我不玩这个”这个一说我顿时兴致下来一半,这个还真的是良家啊。之后张总似乎有些被激怒了,凶狠的说,“你知道我是什幺人吗?,你们几个在这里搞的事情都出名了,你在这还装清高,我一个电话就可以送你们进去蹲号子”说完张总就拿起电话给派出所打电话,电话刚通玉芳就紧抓着张总的手,两个眼睛已湿润着快要掉下眼泪了。张总放下电话说“今天咱们初次见面,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也不想太过份,只是被你们姐妹几个给忽悠了,要是你不玩这个可以不进来呀,你这样可不行,耽误了我们和领导的时间,这样吧,你只要让陈总替你说句话,我们就放了你也不会举报你们姐妹几个”张总说完后给我使了个眼色,我有时候真佩服这些人,什幺场合什幺事情都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从一进门就看出来我对这个女人有兴趣。接着张总的话,我说“她可能真不知道游戏规矩,换她姐妹来玩吧,不过要介绍个能玩的来,并且要看着我们玩,学会了下次再来玩这次就先算了”她似乎被我们逼的没办法,默默的向我点了头。后面她打了个电话,叫来个姓孙的女人,这个女人比较开放也有些姿色,上来就说我输1000以上,上身给你们摸,而且为了避免我们串通要改玩梭哈,如果累计输到5000就上楼陪那个赢她的人起玩次。梭哈一局非常快,结果她第一轮就输了1500,直接被张总衣服撤下来露出了2个奶子,在灯光下显的雪白透亮,然后张总他们摸的时候我看见这个姓孙的女人闭着眼笑着,玉芳故意在窗边沙发上坐着玩着手机,就像什幺也没发生一样镇静。张总就像一头猪一样整个脸带手扑在她胸前又添又摸。第二局我赢了她1300,本来轮我摸了,想了想她身上全是张的口水,就说算了。弄的她和其它两个人哈哈大笑,这时我回头看了看玉芳,注意到她也在边上偷偷的笑着。玩了一共9局,孙小姐输了张总5400,赢了张总他哥们2000,输了我3500.张总迫不及待的说,“陈总,今天不玩了,我要和她上楼玩了你陪她好好聊,不打搅你了”,说完用手指了指坐在沙发上的玉芳,这时,孙小姐也走过来凑近我耳朵问“大哥,你是要记着下次接着玩还是再付我1500晚点我过来帮你搞次”我一听,这个买卖还真是只赚不陪,赢了算自己的,输了肉偿,输的还可以记账玩,一晚上就能赚个个把万的。”于是我故意说,我只要钱,不记账!”那孙小姐听了略显的有些着急,说“那我帮你吹下,这3500就算结清,怎样”我一听,心想,真干我还嫌你脏,但这个如果让玉芳这个我喜欢的女人看着她闺蜜帮我吹喇叭也是很刺激的事情,于是我说“张总,你们出去,把灯关了,张总和他哥们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马上走出了房间,这时,玉芳正准备起身离开,这时我一把拽住她,说你离开我身边那个张总可是一肚子火要向你发的,他手下的兄弟也是黑社会的人,你先坐这,我和你朋友一会就好,然后送你出去。玉芳明显是被我吓住了,我关了灯和门,走到孙小姐跟前。她很自觉的蹲下身去解我的裤腰带,看样子她一定在这里干了很久了,所有动作都很熟练,自然很快她脱下了我的裤子,掏出了我的肉棒,由于太黑只感觉弟弟被一股热流包住,我知道她已经含住我的老二了,孙小姐果然是个狠角色,边用手帮我撸管边吸着我的龟头,过了大概5分钟,我实在受不了了这个孙小姐了,简直是个职业妓女不知道帮多少人吹过,口技实在一流,弄的我感觉人快要飘起来,于是我坐在了椅子上,孙小姐看我这样后更加猛力的吸允我的肉棒,很快随着一阵阵下身输精管的抽动,滚烫的精液就被今天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婊子给吹了出来,她含住我的所有精液,走到窗口,打开窗户像吐痰一样把我千千万个子孙吐在了窗外的草丛上。然后若无其事的推开门,跟我说”大哥不打搅你们”我先走了。这时我沉默了会,穿好衣服走到玉芳边上,说“走吧,今天我送你回去”刚开始她不愿意,我就直接了当的和她说,“今天如若不是我在,你肯定会被那个张总和他哥们给干了,这里XX和X局都有他们的人,但他们今天看出来我对你有意思,所以把你让给我,我也没有什幺要求,送你回家而已,因为我挺喜欢你的怕你出事。”她想了想,说“好吧,只送到马路边”,于是我们走出这个宾馆走向停车场,由于外面起了风我给她批上了我的外套,我开的是辆路虎车,她还好奇的问这是什幺车,我感觉她可能真还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良家妇女。她在后排坐着我看着反光镜里的她雪白的胸部被夜晚的灯光映射着发出诱人的光泽,仿佛那里是一尘不染之地,已经欲望满足的我这时下面又有了反应,真是希望能把她带回去狠狠的干一场,彻底的把她征服在我的床上。到了她住所的马路附近,她说到了。我让她把她包给我,她很听话的递了过来然后我把晚上没用掉的1万元赌资放进了她的包。她问“你放了什幺进去”我说,这个你回家再看,今天可能会让你留下个不好的回忆所以送你个小礼品,不值什幺钱。”下车后她就打开了包,发现包里的钱后,我在后视镜里我看着她愣愣的站着就像目送我离开一样,一直消失在马路那头,其事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想找到她和弄到她电话那是很容易的事情,毕竟X局里很多人能办这个事。对于她这样涉世太浅的人来说,搞定她只是早晚的事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