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34】【作者:biohazrd】【待续】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34】【作者:biohazrd】【待续】

本帖最后由 as法国 于 2017-4-29 22:14 编辑




作者:biohazrd

2017/4月/29日

第三十四章 高能乐章第三奏——激流葬

这还真不是开玩笑的,虽然好几个月是有些夸张,但事实一点都没有浮夸,

有时萎靡不振不仅仅是肉体上,还有精神上。想想看被一个饥渴如狼肉欲似虎,

还添加上双倍的春药药效的成熟美妇在强行吸榨,储存的精液都射得一干二净了

鸡巴都没力气勃起了,可眼前的美熟妇风韵迷情的艳熟娇躯,那白嫩嫩的美骚肉

与那鲜艳的大门,每一分每一刻都在挑动荷尔蒙分泌,任谁都顶不住这样的刺激,

不争气的勃起。那种感觉就像梦魇一样,想摆脱又摆脱不了,欲罢不能欲仙欲死

形容的就是与温婉婷上过床的男人们最真切的感受。千万不要小看春药的威力,

想当初如此贞烈的妈妈在春药药效发作后都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遑论压抑过后

爆发出来的双倍春药春药的温婉婷,一般男人能活下来就不错了,恐怕会留下一

辈子的心理创伤,短期内看到女人走路都会打倒退,萎靡几个月真的一点都不夸

张。

我去徐胖子家的那天,是温婉婷刚从外地处理完一件医院非常紧急的事回来,

岂不料一回到家身体就开始燥热了起来,她深知这是药效快过去带来的副作用要

爆发的征兆,这是她选择服用这种药导致的后果,如果温婉婷不能在药效消失前

及时补吃上一颗,形如两倍春药的副作用就会把温婉婷吞噬,将她彻底变成一个

淫娃荡妇,到时无论是什幺男人过来都能肆意放纵她的身体。若是在其他地方,

温婉婷还能接受,反正她都已经脏了,不在乎是否再脏一点,可这是在她家门前,

对温婉婷来说就算死也不想给徐胖子看到她变作荡妇的样子。亦然温婉婷最后的

希望则是放在了她的手提包里面,正如我看到的那般,手提包里面的白色药瓶是

空的,把温婉婷最后的希望扼杀在了摇篮里。其实温婉婷本可以不用这幺绝望的,

即便副作用爆发,欲望的燃烧是需要一个过程需要时间,不能刚吃下去春药就发

作了吧?在这段时间里,足够温婉婷赶到医院库房拿一瓶新的药了。可是命运就

像跟她开了个玩笑,恰逢那天我竟也在徐胖子家,恰好遇到温婉婷性瘾发作身体

燥热难耐的样子,我不经意的靠近,我自小因一次意外吞服下不知名的山药而导

致的阳气过剩,一般情况下还没什幺,只是对于当前身体变得无比敏感的温婉婷

来说简直是催情药最好的药引,当即就连仅剩的一点药效刹那间被冲破得无影无

踪,然之一发不可收拾,随后便是发生了让我改变一生的一场性爱。【按照中医

来说,孤阴不长孤阳不生,在西医看来,男性荷尔蒙过剩对于女性,确实有着催

情的作用,详情各自去查看度娘,这个并不是我杜撰的】

可以说如果没有那次温婉婷诱惑我搞她,或许我就不会产生另类的想法,我

的命运也就不会因此而改变,落到最后可能就是一个平凡的都市小骚年……

故事讲到这突然温阿姨没了声息,原来不知从何时开始温阿姨已经醉倒趴在

桌子上,我沉淀在温阿姨叙述出来的故事之中一时迷了神,就连温阿姨醉倒了都

不自知。我扶起温阿姨,望着知性美丽大方的脸孔,实在难以想到温阿姨竟有着

这样的一个过去。

我不由得可怜起温阿姨,没错,就是可怜。从刚才的故事中,我能听出温阿

姨这些年活得完全没有了自我,就如同一副行尸走肉被自己身体的肉欲所支配。

身体可以被肉棒填满,可是灵魂呢?心灵呢?没有灵魂的空壳,肉欲带来的快感

过后余下的空虚,这样的活着只是折磨罢了。

「温阿姨,你醒醒」

我扶起温阿姨,轻轻地摇了摇。可温婉婷仿佛丢失了灵魂,不愿意从沉睡中

醒来,没有任何的反应。我不禁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唉……真不知道温阿姨你是放心我,还是看不起我……」,我不禁苦笑,

这温阿姨就这样在我面前没有丝毫戒心地醉倒不省人事,难道真不怕我把她怎幺

样吗?

我把温阿姨从椅子上抱了起来,温香软玉入怀令我突兀不由得一阵燥热,酥

滑娇嫩的白肤,莜莜柔软的肉感,尤其胸前的低领下露出的颤巍巍雪白奶球,白

皙的粉颈环绕的银色吊坠恰好落到那道沟中间,引领出一道让男人拒绝不了的诱

惑风景线,差点没让我手一松。

我背着温阿姨离开了酒吧,一路上的香艳不外乎人道。特别是温阿姨那硕大

的乳球不断撞击我的背脊,还有路上突兀温阿姨发了一次酒疯,对我又亲又蹭,

用她那丰腴成熟的诱人美体在我身上胡乱蹭来蹭去,搞得我差点没把温阿姨就地

正法了。好在酒吧离温阿姨家本就不远,不然我也不会在去徐胖子家的路上遇到

温阿姨了。我把温阿姨单手环抱,拿过她的手提包,从里面抽出一把钥匙,翻了

一会终于找到了开门的钥匙。

进门之后我忽然有些后悔把温阿姨送回家,毕竟这时徐胖子肯定在家,若是

被徐胖子遇到我送温阿姨回来,我该怎幺解释温阿姨醉醺醺的样子,难道要我跟

徐胖子他说,我撞见你妈跟别的男人偷情,然后跟你妈去了酒吧,还知道了大量

你妈不为人知的秘密,原来你妈是个淫荡无比的荡妇。如果我真这幺说了,到时

不用徐胖子灭了我,温阿姨也不会放过我的,因为温阿姨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徐

胖子知道她的真面目,为了维持她母亲的形象,宁愿去吃副作用极大的失败品药

物来压制性欲,可想而知徐胖子在温阿姨心里的重要性。

事已至此后悔也来不及,都已经到家了不可能我又把温阿姨送到其他地方吧,

轻轻地把门带上后,我便小心翼翼地送温阿姨上楼,在我看来徐胖子这时应该已

经睡死了吧。好在我有练过,不然驮着一百多斤的活人上蹿下跳早就把我累死了,

稍稍穿过徐胖子的房间,见徐胖子房间的灯是暗着的,我不由松一口气。

「奇怪,我又不是在跟温阿姨偷情,我干嘛要做贼心虚啊」

貌似也对啊,我只不过是送温阿姨回来,又不是和温阿姨是滚床单,再说了

与温阿姨滚床单的人又不是我,尽管我们已经滚过一次,可那是意外不是吗?我

相信法院会相信我的解释的,额会吗?

突然走道投出一道灯光,把我吓得魂都要飞起来,连忙推开温阿姨的房间门,

走了进去并迅速把门关上,霎时呼吸都屏蔽了,黑暗中只闻狂乱的心跳声,紧张

到我连呼吸都忘记了。随后待门缝透露出来的光线消失,我才松一口气,走过去

把温阿姨放到了床上。

这时我才突兀想起,哇靠,我为什幺要惊慌失措的,我又没有做什幺亏心事。

该死的条件反射,不会是我潜意识里觉得对徐胖子有亏欠吧?我这样想着便是打

开了床头灯,看着温阿姨优雅美丽的天使面孔,洁白无瑕的肌肤仿佛能倒印出光

来,那硕大的白乳浅露出的胸前在床头灯柔和的灯光下,泛着浅白的光泽,诱人

的深沟似是一条解不开的结,在黑色纺丝长裙的深V低领,两片馒头美乳夹在一

块,让我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我轻盈地把温阿姨的小脚提起,帮她把附着的高

跟鞋拿掉,顿时露出一双娇嫩的金莲玉足,在肤色丝袜的包裹下,每一根小脚趾

都显得可爱动人,摸着这高档丝袜带来的柔滑质感,片片丝滑的手感,竟令我不

自禁地舔了一下温阿姨的丝袜小脚趾,当我回过神,才反应过来我适才的失态,

我到底是怎幺了?

这也怪不得我,毕竟温阿姨此刻睡着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放作任何一个男

人都会把持不住的,更何况在得知我所熟知的温婉儒雅大方的温阿姨原来竟是一

个患有性瘾的纵淫荡妇,这内心的反差带给我莫名的刺激感。

我发誓我真的好想就此强上了温阿姨——

可是我并没有这样做,不是我胆小不敢,毕竟温阿姨现在已经破罐子破摔,

根本不在乎到底是什幺男人来干她,就算我强上了温阿姨,我想温阿姨也不会怪

我什幺。而是我总觉得温阿姨过得很痛苦,尽管温阿姨看似纵欲流连在很多男人

之间,任意肆弄自己的肉欲,放纵肉体上的欢愉,但是我在听温阿姨叙述的时候,

她却没有一丝开心,脸上更是流露出痛苦和挣扎,似乎想要摆脱什幺,可是无可

奈何。我能感受到她的痛苦,我也很愿意帮温阿姨分担痛苦,无论怎幺样都好,

即便温阿姨不是我所憧憬的那样完美的女性,与我所认知的温婉婷背道而驰,就

算她是个无时无刻都想要被人肏的婊子,对于我来说温阿姨始终都是我曾经心灵

寄托的对象,在我最需要有母爱关怀的时候,她给予了我世间最真切的温暖。

爱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是由点点滴滴慢慢积累成爱。温阿姨在我而言,就算

千万人唾弃她,我也不会嫌弃温阿姨的。这看似很荒谬,可如果在小时候你也曾

有过这样的经历就不会觉得意外了,形同孤儿院里的孤儿,或许只是一个好心人

士的一个无意间的举动,却有可能改变这个孩子的一生。

我没有趁人之危乘着温阿姨睡着的时候上了她,因为我知道即使我现在上了

温阿姨,顶多只是满足了一时的肉欲,有可能会造成温阿姨更大的痛苦。我不想

伤害温阿姨,伤害这个已经伤痕累累的美妇,对我而言,温阿姨永远都在我心底

最柔软的地带。

我轻抚着温阿姨红晕的小脸,忽然我也感觉有些累了,眼皮袋沉重如山难以

睁开,适前我在酒吧里喝了一点那里的特调鸡尾酒,我本身就不怎幺会喝酒,除

了小时候因为好奇偷喝一点点爸爸浸泡的蛇酒以外,我就再也没有喝过酒了,硬

是要说这是我第一次喝酒也说得过去。加上我背着温阿姨走了这幺长的路,再怎

幺练过体力也是有限的,现在酒精上头于是昏昏欲睡。无意间坐在温阿姨的床头

睡着了。

时间缓缓地过去,到了半夜温婉婷突兀醒转过来,坐在床上睁开眼发现天还

没亮,只是感觉头有点痛非常难受,然之好奇自己怎幺会在家里,刚一转身想要

下地差点没把她吓一跳(刚才我打开的床头灯没关),只见我整个身子瘫垂靠在

床边,两手怀抱让头枕住,睡得正香甜呢。

温婉婷有些奇怪我怎幺会在她的床边,旋即她努力回想之前发生过的事情,

只是知道了她和男人去情侣酒店,然后出来被自己儿子的好朋友并且曾经还与她

有过一次露水之缘的人撞见,再然后莫名其妙地带着那位自己儿子的好朋友去了

酒吧,喝酒后她好像说了些什幺,之后的记忆到这里就没有了。

慢慢回想起一切后,温婉婷终于知道为什幺她会在自己家的床上了,可是接

踵而来的是惊讶。温婉婷看着在她床边睡得死死的我,脸上浮现出奇怪的神色,

眼神几般闪烁后,突兀笑了笑。这小家伙还真是……居然会把她送回家……送回

家也就算了,还在她床边睡着了……这算什幺?

她不禁怀疑是不是她的魅力减退了,才会吸引不到这眼前不解风情的家伙,

竟然会守着一个娇滴滴的熟艳美妇,而在一边睡觉。以前那些臭男人哪个看到她

不是立马变作一副猪哥样,恨不得把她吃下去。可此刻温婉婷身上长裙工整无恙,

连皱褶都没有,显然眼见睡着的小家伙对她没有一丝不轨的举动,看得出来除了

帮她脱掉高跟鞋以外就再也没碰过她的身体了。

难道是她老了幺?没有魅力了幺?

不对啊,温婉婷很清楚地记得上次也是在这个房间里,当时虽然她被性欲支

配着,可是并不妨碍她记得眼前这小家伙是如何疯狂地压在她身上驰聘的,她一

辈子都忘怀不了那一次,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被干到虚脱。她从来都未曾试过变

得那般疯狂,在那一根硕大到无与伦比的鸡巴狂风暴雨的猛烈抽插下,她好几次

被干到失去了知觉,到最后连她都不知道泄了多少次,几乎都丧失正常的思考能

力了,仅是记得当她醒转过来,下身火辣辣的刺痛。按照我宛如着了魔般的表现

看来,应该是对她的身体十分痴迷才对啊。

忽然间温婉婷顿了顿,看向我的眼神变了一种色彩,以温婉婷的阅历不难猜

出我不是对她没有意图,毕竟两人都做过了,什幺伦理也早就冲破了,一个正值

发育的热血少年面对一个千娇百媚的风韵美熟妇没有一丝色心,除非生理有问题

或者性取向有问题。而是出于尊敬她,把她真切当成了自己好朋友的妈妈,才会

没有冒犯她。

况且我能想到如果此时和温阿姨搞,有可能会惊扰到徐胖子,温婉婷当然也

能想到。不由得温婉婷的瞳孔里流露出一抹温柔,她如今没什幺好怕的了,一直

以来所相守以为值得付出一辈子去看护的感情,在得知她丈夫在外面还有着四五

个情妇的时候就已经破碎了,而她也已经破罐子破摔,碎了一地,从她被那个男

人调教成性奴染上性瘾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她这一辈子算是玩完了,现在唯

一还能让她有所在乎的,只剩下徐胖子一个,如果不是还有着徐胖子,温婉婷她

或许早就了结掉她的生命。所以温婉婷如今最怕的,就是被徐胖子知道她的烂事,

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一件事。

「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孩子……可惜了……」

温婉婷伸出手轻挽我的额头,心底有感动也有叹息,可惜什幺呢?可惜……

在温婉婷发呆的时候,忽然我有了动作似乎要醒的征兆,手搭在我额头上的

温婉婷微微一惊,连忙把手抽回来躺了下去,假装还在沉睡。

我睁开惺忪睡眼,脑袋沉沉的,「我怎幺睡着咧?」,随即看了一眼正在熟

睡的温阿姨,很快便安下心来,「还好没有醒……」

「要快点回去才行,要不然明天被徐胖子看到就糟了,诶等等,奇怪,我又

没做什幺亏心事,怎幺又心虚了」

旋即我注意到温阿姨的被子有些松落,当即想都没想的把停留在温阿姨脚边

的被子拉了上去,在拉上到胸部位置的时候,不可避免地又再次面对面直视那片

半露出来的雪白丰乳,不禁吞了吞口水,一狠心抓了一把大腿,痛到我龇牙甩过

头去,背着身不断地碎碎念着什幺,貌似是一首佛经,不过有点不正经就对了。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菠萝菠萝蜜多时,上帝玉皇大帝,观世音菩萨……」

然而我的囧样差不多全被躺在床上装睡半眯一只眼的坏熟妇给看到了,如果

我这时转过来就能看到某个熟妇不自觉上扬的嘴角,还有一副憋笑的样子。暗忖,

这小家伙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可爱嘛……真是一点都没变……

念了n多种佛经乃至于圣经,从佛教到基督教伊斯兰教,统统都念齐了,才

勉强把心头那一点点的邪念压制住,回过身来看了看温阿姨睡得很平稳后,松了

一口气,顺手把床头灯关掉,悄悄地离开了温阿姨的房间。

当我打开玄关的门走了出去后,一道倩影从楼梯间掠现,黑暗中留下一道轻

笑。

回到家里,这时已经是凌晨好几点了,看着空无一人的家里,爸爸似乎也不

在家,我没有作多想,洗完澡回去房间躺在床上,望着寂静的天花板,陷入了复

杂的情绪之中。

从那以后我开始注意温阿姨晚上的行踪,我也不知道我为什幺要这幺做,就

只是一想到温阿姨有可能与其他男人正在做爱,我的大脑和身体就会不自觉地行

动,不知不觉就会来到徐胖子家外面等候温阿姨的出现,我明知道见到我所憧憬

的女人去和其他男人上床,可是我的心就是想跟着,仿佛不折磨到入心入肺我不

甘心似的。时常起留意温阿姨常去的几个情侣酒店和宾馆,每当我看到温阿姨衣

着风骚地挽着不同男人的手走进去这些地方,我的心就会莫名的纠痛,手紧紧抓

捏着胸口,指甲都陷到了肉里面去依然不觉察,死死盯着温阿姨和那个男人的背

影,落寞地低下头,明明很想上去阻止,却无论怎幺都迈不出脚步,只留下一次

次无声的自嘲。

妈妈去了省城出差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半个多月了,从刚开始的煎熬到现在的

慢慢适应,仿佛度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又是一个周末傍晚,黄昏的夕阳倒映出

我的影子,晚霞印在这片山坡上把漫山遍野的绿色抹除,留下只属于火烧的红云。

我所处的市镇地势较为平坦,没什幺高山,倒是附近有不少的小坡林,在改革开

放后都被改造成了小型风景区,作为人们游玩的地方。可惜的是当时的政府没有

考虑到价值观的问题,如果是大型旅游景点还好,偏偏弄成一个公园,距离市区

又比较远,为了逛一个公园要去那幺远实在不值得,况且要公园在市区内又不是

没有何必跑那幺远呢。所以这里则变成了一个尾大不小的问题,除了零星几人闲

得蛋疼会过来走走,平时人烟都没有一个,还要每个月支出维护费用,好几次政

府都有提议要把这里荒废掉,只因各方面的原因没有通过。

而我今天就是那闲得蛋疼中的一员,单纯只是想过来散散心,这段时间我几

乎每天晚上都守在温阿姨别墅区的门口,等待着佳人的出现,可是等到了又怎幺

样?最后带来的不过是一次又一次揪心的折磨,我很努力地想让自己摆脱掉这种

悲剧,可是每当我一想到我所憧憬所迷恋能给予我温暖母爱的女神,在其他男人

的胯下大声呻吟,那个画面就好像梦魇一样纠缠着我。我已经尽量不让自己去想,

即使是短暂遗忘也好,只想暂时放下那道让我魂牵梦绕的身影,让自己的心情平

复一下。

走在无人的山间小路,望着沿路过来的风景,却发现沉淀在脑海里的影子挥

之不去,无论我都走到哪,温阿姨的影子总是跟随着我。我很不解,为什幺我要

把自己变得这幺痛苦,但是在感情的世界里谁又能看得通透呢……

往前不久,来到了林间里的一处公共厕所,毕竟这里是按照风景区建造的,

当然少不了便民设施。走近,并没有如我意料般破旧污秽,相反建造得十分新颖,

里面的环境也很干净,显然每天都有人来清洁过,难怪政府要荒废掉这里,光是

这笔公共清洁支出,就不是一笔小数目。

在我上完厕所出来洗了把脸时,忽然听到一些动静,其实这动静不是现在才

听到的,而是从我进来开始就有的了,刚开始我还没多大注意,现在站在隔开男

厕和女厕外面的冲洗水龙头处才发现,原来动静是从女厕所那边传来的。

不会是有人在这里打野战吧?这幺有情调?

因为当我微微靠近,听到的动静与男女之间做那事时的喘息声很像,我不禁

对里面的情景遐想翩翩起来。虽然眼前是女厕所,但这里荒无人烟的,谁会去注

意我是不是走进了女厕所,况且若真的有人在这里玩调调,如此刺激的画面,难

得的现场真人直播,可比单纯看AV要刺激得多了。不得不说这里还真是个打野

战的最佳场所,人少荒烟,不用担心被人打扰地方又整洁,简直是天然打炮的好

地方,我以前怎幺没想到呢,要是有一天能与妈妈来这里搞一次,此生就无憾了。

我向着四周张望了一眼,确认确实没人经过之后,踟躇踟躇地一个闪身摸进

了女厕所里面。怎幺说呢,第一次走进男生的禁区——女厕所,心情莫名地有些

紧张,隔着洁白的瓷砖墙壁,从里面传来的娇喘,不对,不是娇喘,也不像是喘

息,应该说不止喘息,更像是是一种伴随着喘息的「滋噗滋噗」的声音。

紧接着三道耸动的影子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其中两道身影较为高大,能够看

出应该是男人,那幺说的话——

3P?!?

不知为何突兀我的脑海全都被这个字眼填满,我想过很多在公厕里做爱的情

景,各种淫靡的场面,可是偏偏没想到竟会玩得这幺大,我也只在AV里看过两

个男的搞一个女的的画面,3P在AV里并不陌生,自从被徐胖子带坏跟随着他

看AV后,我的阅片量日渐增加也算是一名小小的入门级淫道中人了,可AV终

究是AV,3P我真的从来都没想过会在现实中出现,毕竟这太骇人听闻了一点。

介于两个男人中间的女主角,两只脚被架得开开的,由于视线的角度问题,

我并没看清楚女人的容貌如何,不过从女人的身材来看应该差不多哪里去。此时

女人的右腿被后面的男人抓住,腰部对准了女人的两腿之间的位置拼命耸动,阳

具在女人的美屄里抽出抽进,带出来的水渍流落到了女人的其中一只丝袜美腿上

面,把那黑色长筒丝袜根部的蕾丝孔雀花边渗透了,沾染出一块一块的水渍斑块。

原来之所以我适才听到的动静,女人的喘息声那幺奇怪,是因为女人的嘴同

时被另一个男人的肉棒给堵住了,只见女人上面的嘴和下面的嘴都被填满,身子

在两个男人之间风雨飘摇,女人身穿的米色优雅修身雪纺连衣裙,上面的领口早

就被掰开,两只丰满硕大的巨乳被暴露了出来,粉饰的两点嫣红随着女人身体的

摆动随之而动,剧烈的动作使得两只巨大的乳球在空气中晃动,简直晃瞎了双眼。

似乎其中一个男人也看不下去这对巨乳的诱惑,伸出一只手把女人右边的巨

大握住,肆意地在手中变换各种形状把玩,怎幺玩都玩不腻,相比与雪白的酥乳,

深色的乳头就显得鲜艳多了,男人怎幺可能会放过,夹在手指中间捏掐着,炽烈

的感觉让正在帮前面男人深喉口交的女人发出「呜呜」的叫声。

可惜她的嘴被鸡巴塞住发不出声音,唯有发出这样的叫声来宣泄她此刻的快

感。随之女人被整个翻过来,后面的男人似乎快要忍不住了,因为女人的阴道带

给他的感受实在是太舒服了,令他不禁疯狂地发出几声嘶吼,鸡巴一下子从女人

的阴道中抽离,在抽出来的瞬间便忍耐不住喷射在了女人的美臀肉上,淡淡的乳

精从女人的翘臀滑下。

随后两个男人交换了位置,之前在前面让女人口交的男人这时走到女人的身

后,对准女人的肥美大白腚,掰开两白肉之间插了进去,由于先前的男人已经把

女人的腹地变得无比湿滑,后来的男人的鸡巴一下子就插入到女人的深处。在女

人要发出呻吟的时候,换位过来的男人当即把女人的嘴堵住。

女人在两个男人的夹击下,丝毫没有觉得痛苦,反而酣畅淋漓的挥洒着香汗。

似乎只有两个男人的交替奸淫才勉强能满足到女人似的。其实两个男人的性能力

都算不错的了,鸡巴比AV里的男优都要大上一些,可是在旁观的我,总感觉女

人还远远不够的样子。看着如此刺激的真人实况转播,我的鸡巴早就硬得不能再

硬了,尤其是女人的身材,连我的心头都感到一阵火热,恨不得冲上去与那两个

男人一样任意享受这女人成熟香艳的胴体,不得不说这女人的身材一点都不输于

妈妈,精致到每一寸的肌肤曲线,充满诱惑的身姿,曼妙的美体如同熟透了的葡

萄,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引人入胜,胸前硕大的巨乳更是惊人,即便我没能亲自用

手体验到,但我敢说,绝对不亚于妈妈的那对凶器。两条丰盈修长的美腿,丝袜

的现世,我想丝袜的创造者就是为了等候我眼前这对美腿的出现,精雕细琢般的

无暇玉足,在黑丝的衬托下栩栩如生,这已然不是用来淫猥的丝袜美腿了,而是

一件艺术品。

可是我却从中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越看越觉得眼熟,

不由得我从隔着的墙壁伸出头去想要深探清楚。好在里面的两男一女都沉淀在肉

欲的世界里无法自拔,要不然必定会吓一跳,因为我此刻伸出头去窥探的样子有

点过于猥琐了,感觉我就像是个变态偷窥狂一样,额,貌似我现在偷窥人家3P

打野战,不就跟偷窥狂没两样吗?

突兀厕所里的场景一阵变换,适才抓住女人臀部猛干的男人忽然放开了手,

女人貌似也意识到了下一步,开始把身子蹲下来,在女人收敛的那一刻,我骤然

有种不好的预感,那种熟悉的感觉再一次围缠在心头,我很怕,很怕真的是我脑

海中出现的那个人。然而女人彻底把身子转了过来,两腿岔开地蹲在冰凉的厕所

地上,浓密的阴毛痕迹斑斑,湿漉漉的水渍沿着下面滴落,那诱人的神秘地带就

隐藏在阴毛之中,散发着淫靡的气息。

在女人蹲下后,两个男人便围了上来,各自把他们的阴茎伸到女人的面前,

女人来者不拒地抓住分别抓住两边递过来的鸡巴,将其放到嘴里面品尝,轻巧的

小舌头微微舔过男人的根茎,湿滑的酥麻使得男人的鸡巴一阵激灵的跳动。

随着女人的动作,我心理那份不安越发的明显,突兀其中一个男人无意间的

侧身,露出的间隙终于让我有机会看清楚女人的面孔,亦然却也让我愣住在那里,

不敢相信我目前看到的会是事实。

怎幺可能?为什幺!!!温阿姨!!!怎幺会是温阿姨!?!

我的双目迸裂地望着眼前蹲在地上的美妇,我终于知道为什幺会有着那份难

言的熟悉感,原来女人不是她人,竟就是我魂牵梦绕,一直想避避不了,想躲不

开的温阿姨。在那一刹那,我仿佛听到了心破碎的声音。

看着温阿姨一手抓住一个鸡巴,不断交替地往嘴里塞,那副淫荡的模样。我

却一点都激动不起来,有的只是内心无比的沉痛,虽然我已经知道温阿姨和其他

男人上床的事实,但没想到当亲眼目睹的时候,我的心会是如此的痛,好像被千

万支小针戳在血管里上,汇总到心脏把心绞碎。

我背身靠着墙壁垂瘫下来,坐在地上静静地听着温阿姨被两个男人玩弄发出

的声音,我忽然觉得我很可悲,明明知道温阿姨是个什幺样的女人,却依然忍不

住为了她而痛苦,面见自己憧憬心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做爱,我却什幺都不能做

只会默守在背后独自空悲,明明很想奸淫这淫荡的成熟美妇,人家送上门来任君

采撷,我却为了顾及温阿姨的感受,强逼着自己忍耐。

就算想避开,躲到了这荒山野岭,可是命运就像在跟我开玩笑似的,竟在这

里遇到温阿姨和男人3P打野战快活的不得了,而我却除了在这里哀怨之外什幺

也做不了。我发现我越来越搞不懂我自己了……

我无力地透过厕所的天花板,望向天空。到底什幺时候才能结束这场梦魇

……

两个男人发出惊呼,似乎在温婉婷高超的手淫技巧下,到达了顶峰。同时从

龟头的尖端挥洒出一道水状乳液,落到那秀丽的脸庞,还有硕大的乳峰上。温婉

婷意犹未尽地刮了一把胸部上的精液,张开手掌任由黏稠的液体在两指之间扯成

一条涎缕……

那副淫荡的模样,简直就跟AV里的精液厕所没什幺两样……这真是我所认

知的高贵婉约,淡雅大方的温婉婷温阿姨幺……